Saturday, February 23, 2008

oh, shit!

唉,這男子,都不知道算不算相識。
知道他名字,他從沒問我點稱呼;這日見到「青文羅志華死了」,第一個反應是,oh, shit!
這些年來,我們之間若有對話,一般是,我:唔該。他:要唔要袋?
去青文好少兩手空空離開,當然也不會有大幫襯;一個立了心書可以不買就不買的人,這些年只有兩處地方是不好意思白打書釘的,一是灣仔青文,二是旺角紫蘿蘭。現在,兩處都不在了。
有時幾個月去青文一次,櫃台前對住電腦篤篤篤這人右前方那堆書山,夠我消遣好一陣,可以從底摷到面找齊d過期文學雜誌,這店地方狹小,給客人的空間卻好大,好多時就得一主一客,我拐入曙光後匿o係裡面做乜,掌店的從來不會過來望下。
那時<青文評論>翻生,他攤滿一櫃面在釘裝,那日正好有想說話的心情,付錢時逗他:又玩手作仔?他笑得有點傻。取過一本加入要買的書,差少少便想日行一善告訴他買的是他的勞苦功高,翻開目錄提了兩個熟人名字:你一個人釘到幾時呀?叫XX、YY幫下手啦。他笑到眼睛彎彎:佢地邊得閒丫,有得做就做,有得玩就玩啦。
如果玩得開心,當然是好。
後來有日聽Y說青文要執埋了,會繼續搞出版。當時想起的,是這人言若有憾個樣:有得玩就玩啦。
可事到後來,事到後來……。

也認識許些執迷不悔的人,五官不同,形神卻是相類的。
是的,都是浮游的孤島。各自飄移。
執或不執,自願也好,走著走著偏離本來意願也好,在無始也無終的飄移光年,在我們有限的一生,從這一端到那一處,也無所謂回頭是岸。
都已經,回不去了。

2 Comments:

Blogger 發哥哥 said...

羅君之逝,這幾天心裏一直難過。以前在港島工作,青文常是我的好去處。後來工作與住處都搬得遠了,就甚少再去。只記得後來青文的書愈疊愈高愈雜亂,我就隱約感到它快要不玩了......

23/2/08 11:32 AM  
Blogger misslok said...

唉,如果d 書係兇手,叫d 作者以後點同佢地相處呢?
拉哂去坐監都冇用,佢地已經坐緊監啦……。

24/2/08 4:21 AM  

Post a Comment

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[Atom]

<< Home